任平生_ver

👉周叶/米英/安雷/三日鹤/双花

👉叶吹/周吹/英厨/安厨/鹤厨

👉重度拖延症患者,需要监督

👉文笔差脾气还不好😔

【周叶】夜沉西海(1)

没错,我又挖坑了。

关键词超多的。

那个现实的连载被我坑了(快闭嘴)

但是我大纲打的差不多了(。)

开头没有小周出场。

总之这篇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如果你问叶修最近怎么样,他会非常疲惫地对你说:“很累,超级累。”叶修作为熬夜中的战斗机,面对这巨大的工作量,快吃不消了。

       事情起源于一个星期前。叶修公司有一个游戏在他们筹备新项目时周年庆,撞了档期。上司开会讨论了一下,划了一个单独的小组,以叶修为组长,策划整个周年庆的活动。

       等人事部通知他时,叶修内心除了妈卖批还是妈卖批。通知一眼都不看,叶修冲进总裁办公室,对着喻文州劈头盖脸一顿吐槽:“我说老喻,你们这样厚道吗?一会让我负责这个一会让我负责那个,当我是猴耍呢?铁打的身体都经不起你这样折腾。再说新项目我都快筹划完了,你随口一说就让我去摸那趟子没人敢碰的浑水,你真牛逼。”

       面对嘲讽全开的叶修,喻文州始终挂着礼貌温和的微笑,频频点头,表示赞同他的观点,只是在最后轻飘飘丢了几句话话:“这个游戏当初谁硬是要拉着我投资的?又是谁深更半夜为了写代码差点猝死在电脑桌前面?还有啊,这游戏是谁从高中策划到毕业正式制作,直到前年上市,全程耗费心血最多的是谁?”

       妈的……叶修心里骂了一句,也不管公共场合不准吸烟的规定,点燃猛抽了一根,神情飘忽。两个人沉默了半响,叶修开口:“最后一次碰这个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好好伺候我们叶组长消气喝茶然后把他送出办公室,喻文州脸上那些温和瞬间消失,轮廓隐在阴暗处模糊不清。

       公司里的上至董事会下至实习生都知道这游戏是叶修一手策划的,甚至很多员工当初就是冲着这个游戏来公司面试继而任职的。所以当人事部通知小组成员参加由游戏创始人策划的十周年庆项目时,每个人心里都在疯狂土拨鼠尖叫,但表面还只是矜持地笑了笑。

       下午两点半小组成员正式在他们的临时办公室会面。组员们无一不在幻想着他们的leader。应该是非常有风范非常有魄力的吧!!!几个女孩子按耐不住激动讨论起来,男生们也是憧憬而又尊敬的神色。

       在还未卸去职位的时候,叶修很少参加官方活动。最开始只是为了更好地宣传,不缺死忠粉拍的照片。可那时候像素低得感人,左看右瞅也看不清脸。

       叶修觉得关注游戏就好,没必要关注做它的人。喻文州尊重他的意愿,只留了个认证帐号给他,有需要时转发一下公司的宣传,其他的见面会什么的,都只见签名不见真人。

       人未到声先闻:“你们就是我的组员了吧?”组员们听到后心里的激动都爆表了,纷纷朝门口投去炙热的目光。

       叶修端着玻璃杯进门不忘把门带上,正视挺直腰背地微笑自我介绍:“我是你们的组长,叶修。”

       有几簇头发乱飞,翘得左右都是但刘海服服帖帖地搭在前额,没有遮住好看的眉眼。嘴角带着温柔安详的笑意,眼睛里藏着璀璨的星辰。

       组员们现在只想跳起来对全世界宣告:我靠!!!这个男人太好看了吧!!!!谁说程序员都是死宅的!!!出来打一架!!!组员们虽然心里弹幕刷得过分,但是表面不由得呆站着。

       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叶修面对一群小年轻惊喜到呆滞的状态微微点头,伸出右手打了个响指:“喂,醒醒。我是《glory》的创始人,也就是你们的组长。现在开始一个个轮流自我介绍。”

       如梦初醒一般,组员们纷纷开始自我介绍,中间还夹着各种对叶修的赞美之词和溢于言表的激动崇拜。叶修自动过滤掉多余的话,根据每个人的特长划了小组分配了小组长。

       只有一个略微娇小但长相十分英气的女孩子礼貌地问:“那个……大组长,我们的组长您还没选呢……”后面林林总总几个女孩子点头同意。

       叶修头也不抬地叼了根烟在人事表上勾画:“啊,你们是美工组。组长是那个品味十分风骚但又意外很受欢迎的……”腰部受到猛地一拳,叶修被突然上来的口水给呛个半死,但也不忘微笑着调侃张佳乐:“咳……咳……组花乐乐,张佳乐嘛。”

       “叶修,我吃柠檬听见没?”张佳乐活动着手腕,皮笑肉不笑地骂了叶修一句,转头跟女孩子们交涉起来。叶修也懒得管,心想离得越远越好,直接把人事表往桌子上一丢,就直接缩在超大办公椅里喝茶去了。

       小组长们很自觉轮流来汇报工作,叶修一边小口缀着乌龙茶听着一边低头用手机订外卖。原画组小组长自我感觉小组的工作汇报叶修没在听,说话语气里带了点委屈:“叶神……我们……”

       “做得非常好。虽然说年龄不大但是能力很强嘛。只是有几个小问题要修改。你把文件放在这里,等会我修改完给你拿过去。”叶修喝完最后一口茶外卖付完款,微笑着对原画组组长说。

       这群年轻人高效富有创造力,公司真是为我选了一支非常好的队伍。叶修越这么想,心里有一块地方就越往深海里下沉了几分。

       “喂喂喂喂喂喂!大家!我为大家定了外卖,我请客。但是今天我们要加班。无效!”办公室里此起彼伏的哀嚎声中还夹杂了几句吐槽。叶修也不恼火,只是温和地劝了几句:“大家都是老玩家了,谁不想把十周年做得更完美呢?”

       作为当年学校里的四大心脏,叶修没少说这样迷惑人心的话,随口拈来不是问题。大家尽管心里都明白这不过是客套话,但还是注入了鸡血一般地努力工作。

       抱臂看着年轻人们工作的景象,叶修无声地笑了。是发自内心的欣慰又感动的笑,但转头的一瞬间,张佳乐的话像是利剑一样直指心脏:“你就是心里还记着五年前的事吧。”

       肯定句,不妙。叶修脸上的笑容凝固,眼睛深处的光明明灭灭。沉默了半响,任由利剑刺进心脏,血管破裂,身上鲜血淋漓。

       “对啊。可是那又怎么样?”

评论
热度(7)
  1. 雁归洛阳边任平生_ver 转载了此文字
    暴打不填坑的

© 任平生_ver | Powered by LOFTER